/uploads/allimg/220804/0545493637-0-lp.jpg

女团解散后,年轻貌美的她们何去何从?

内娱最后一支选秀女团解散,时代大幕正缓缓落下。

7月4日,与“硬糖少女303”宣布解散一同登陆社交平台热搜的,还有“内娱选秀团只剩INTO1”。伴随着秀团逐渐消失的,除了秀粉之外,似乎还有初露头角的打歌舞台以及围绕偶像产业的系列。

养成系粉丝也前来倾吐苦水:去追养成系吧,追两年不合体的养成系,追有前缀但是前缀已经变成累赘的养成系,追不是限定团但是还不如限定的养成系,追没塌房但房子已经要没了的养成系。

没有什么比选秀综艺更能激起年轻群体的现象级狂欢了。2004年开始,电视机前的观众用手机票选出冠军的《超级女声》《快乐男声》,到2018年《创造营》《青春有你》等通过网络投票、记录式直播选出前几名成团出道的偶像,选秀时代暂时告一段落。亲手选出的限定团带来的强参与感令人上瘾,每日为“孩子们”打投令秀粉们如痴如醉。时代变了。自2021年9月,国家广电总局叫停偶像养成类节目,自此,虚拟偶像时代终结。

限定团解散后,爱豆们路在何方?“团”对于爱豆而言意味着什么?选择影视综是否意味着放弃舞台?我们与资深秀粉和相关人士聊了聊,试图揭开限定团们成团与解散后“梦想实现的地方”。

计时器归零,偶像们去哪儿了?

“你看现在的音乐节,全是秀人。”近两年来,传阅各大音乐节阵容名单,不免发此感慨。

相较于鹅的前限定女团火箭少女101,硬糖少女303的成员更多vocal。资深秀粉圈圈认为,硬糖解散后登陆音乐节演出的可能性很高,但整体应该是向影视综领域前进,毕竟这是大部分限定团解散后的归途。

2020年,腾讯视频副总裁马延琨在《创造营2020》媒体恳谈会上提到,在中国的团体偶像产品里,尤其是限定团方面,不管是经纪公司、平台还是内容,一直都是缺失的。

两年过去了,限定团正在逐渐摸索一条属于内娱的独特路径。一位接近运营团队的人士告诉娱乐独角兽,“不同于火箭少女101时期,原生经纪公司与团队运营方经历了一番磨合。到了硬糖少女303这届,成员们的原生经纪公司已经将成员运营全权交由团队运营方哇唧唧哇。”

对于限定团而言,两年时间已经不短,鹅的团是两年,桃的团是1年半。据阿兵介绍,国外如lzoNE、Kep1er、I.O.I等皆为优秀的限定团体,他们的年限也从最开始的一年逐渐上涨至足足两年半的时间。原因在于初始限定团人气颇高,到了该解散的时间却只能仓促作别,于是逐渐以半年的时间来延长限定期限,最终叠加到两年半,比国内任何一支限定团都长。

硬糖少女303的策划最早在构建团体概念的时候,想到的具体形象是美少女战士。她们被期待像‘硬糖’一样,外表甜妹,但能够给大家展示很多有力量的、坚定的内心情感表达。但相较于火箭少女101的师姐们,硬糖少女303的人气并不高。成团两年期间,成员们的个人通告包括希林娜依・高发表个人专辑《阿莫西林》。

王艺瑾参演电视剧《绝配酥心唐》、短剧《开局一座山》;陈卓璇参加音乐综艺《爆裂舞台》、参演电视剧《深渊》《新仙剑奇侠传》;刘些宁参演电视剧《喂,给你我的小心心》、短剧《夜色倾心》;张艺凡参加电竞综艺《战至巅峰》。

而在此前火箭少女101的成绩单上,除了现象级歌曲《卡路里》累计千万的翻唱次数之外,团队以团体或是小分队形式参与了超过20档综艺,呈现了近20个舞台,个人、团队及小分队商务合作超过100多个。团队共发行了3张团专和9支团队单曲、成员个人单曲近60支,并在北上广三地举办了万人规模的演唱会。

相较于“鹅”成规模的团体化运作,“桃”的限定团则显得野生野长。成立于《偶像练习生》的NINE PERCENT,运营公司为爱豆世纪,节目制片人姜滨担任法人代表,爱奇艺持股占比55%。但团队整体偏向于个人化发展,资源更多倾斜给头部成员,成立半年无团综、无团专也为团粉所不满。而其后成立的女团THE9因疫情原因暂停举办演唱会,至今仍有粉丝在微博评论区“声讨”毕业演唱会。

限定团“消失”后,团体出道会是伪命题吗?

一个业界共识是,对于偶像团队运作而言,内娱环境与海外相去甚远。首先,对于爱豆资源的判定便有所不同,海外爱豆普遍以音乐专辑与打歌舞台为主,其他都是附属。而内娱所判定的资源,绝大部分指代影视综类通告与商务代言等资源。

再者,内娱提供给爱豆们的发展空间不多,除了音乐、舞蹈类综艺,前几年音乐平台推出的打歌平台已是十分稀缺,除此之外,拍拍电视剧网剧。而在偶像产业发展得更为成熟的国家,遍布全国各地的校庆、音乐节、演唱会,都是爱豆们的展示舞台。

最后,限定团解散后在海内外的发展方向也有明显差异。国内的限定团解散后,最终的归宿都是参演影视剧综,用阿兵的话来说是“在糊与不糊之间挣扎”。

根据《2021微博娱乐白皮书》统计,2021年受选秀中止影响,以“练习生造星”和“养成系偶像”运营模式为主的经纪公司数量呈断崖式下跌,与此同时,偶像艺人转型中,转型演员占最大比例的57.7%,转型综艺嘉宾的为31.8%,近90%的秀人以“剧综”谋生。部分vocal实力选手会出选择继续音乐道路,出专辑、唱ost,共同点在于基本不会再做回唱跳老本行。

而在海外,限定团在解散后,成员们回到各自原生经纪公司,相当一部分会带同公司的团队成立一个新的偶像团体,如国外选秀节目《PRODUCE48》走出的限定女团IZONE,在去年四月解散,有三位成员分别另外组成IVE女团、Source Music新女团出道。

事实上,在限定团期限过后,成员们返回原经纪公司,返回原团体,或是重新成团出道的选择,在内娱也并非罕见,但大多不被粉丝看好。比如参加《青春有你2》后成团出道的河妹许佳琪,在THE9限定团期限结束后重返原公司的原组合,引发部分粉丝的不满。阿兵认为,参加选秀综艺,有大几率会让偶像们的粉丝构成大洗牌,许佳琪事件,就是一次秀粉与河粉的“对垒”。

“就算不回去,她依然是丝芭的员工,但作为粉丝我是不看好的。她在桃的那段时间资源很好,经常接到奢侈品类的拍摄。如今她宁愿舍弃这些给自己争取一些舞台,我们也尊重祝福。”

而同样在解散后返回塞纳河的还有硬糖少女303成员赵粤,在丝芭传媒官宣文案评论区,粉丝们催促着公司为赵粤进行下一步工作计划:个人工作室准备!SOLO单曲准备!综艺商务影视!明确个人工作规划!重视艺人宣发曝光!

“韩娱现役的solo歌手很多都是从限定团里出来的”。但无论从选手实力角度还是大环境角度而言,内娱几乎无此环境,换句话说,想要成为爱豆,若是以个人身份发展,舞台机会约等于无。公司可以提供的是组团与资源整合与供给,因为内娱几乎没有给爱豆独自发展的机会和发展起来的可能性。“其实火不火也看天意,有些再组团体中,选秀回来的人和其他人的人气落差很大。”阿兵表示。

2022年,选秀综艺与耽改剧的缺失,助推内娱进入考古时代,“翻红”成为内娱的关键字。留给新鲜血液的机会似乎越来越少,但这并非绝对的消极。尽管偶像市场已经在四年时间里得到迅速发展,相关产业雏形初具规模,大环境仍然需要时间来优化与碰撞出一片适宜土壤,以期给优秀的新鲜血液一片合理的、可持续性的新空间。而对于年轻的偶像们而言,“沉淀”与“历练”一向是这一领域的关键字,“团”的存在更需打磨与品悟。

不久前,诞生自《创造营2021》的男团INTO1出现在电竞综艺《战至巅峰》中合体竞技,并发表言论,“团就是我们最大的优势”。秀团时代或许终结了,但职业爱豆仍需抱“团”取暖,来追逐更多的舞台、更广阔的花路。

...

全部